[七夕会雅玩 – 青山映画水流音]

七夕会雅玩 | 青山映画水流音
古琴曲《高山流水》本来一曲,唐代今后分为《高山》和《流水》。它们的音乐言语形象生动,相比之下,《高山》更适意,《流水》更象形。二曲现存数个版别,其间有差异、有类同,如人间的山水,千差万别、各赋品性;然山者听起来便是山,水者一听便为水,一动一静,一刚一柔,特性明显。
以《春草堂琴谱》之《高山》为例,起势庄重庄重,如山之高耸屹立,郁郁森森的气味扑面而来。入调后,乐曲经过节奏的疏密比照、音高的崎岖改变,显示山之跌宕险恶;又经过多处单音的运用、巨细撮等和声的烘托,加以泼剌、刺伏、勾剔等有力度的方法,刻画山的澎湃气势。
曲中有一段段美丽而感念的乐句,似在抒情对高山的敬仰,和登高望远的酣畅;既有会当凌绝顶的爽快,亦有不耻下问的洒脱,还有“问余何事栖碧山,笑而不答心自闲”的悠然安闲。
《流水》以《天闻阁琴谱》为例,近代琴家张孔山加“七十二滚拂”,管平湖大师所奏录音被美国航天飞船选为人类声响的代表,迄今仍在太空寻找知音。
该曲最初与《高山》相似,如简述水之源头,在崇山峻岭间;随后撞退复进、长猱荡吟的句式丛现,音乐层层向高音区推动;在一、四徽处的大段泛音,犹如泉流叮咚,泠泠淙淙。
从第一次滚拂开端,音乐循高行低、悠扬弯曲,并逐渐回到淳厚的中音区,似乎清泉出山、会聚强大;在一声由下至上的攒集后,开端了七十二滚拂的最高潮;声声鸣响,如瀑布一泻百丈,似江河飞跃千里;渐渐地,在七次由慢及快的泛音中收归安静,如万川归海、放言高论。
如果说到此为止,音乐的言语是象形为主的话,那么尔后数个如歌的行板,便恰似赞美诗了。每弹到这儿,我都感动得几欲落泪,为那至柔又至坚的水,为那不平且不挠的生命!
一次去浙皖赣自驾,好山好水令人流连,回程在歇息站吃饭,门口有副对联扣中心扉:“青山不墨千秋画,绿水无弦万古琴”!小小的徽派修建背倚着巨大的群山,瀑布似一道白练遥挂翠屏,那清润的空气至今环绕于心。
还有一次从甘南郎木寺奔走风尘来到藏族小山村扎尕那,峻峭如林的山峰在云雾中若有若无,赭色岩石点缀着苍松翠柏,似千变万化的图像;苍鹰腾空回旋扭转处,依山而建的藏式村屋,在开满鲜花的草甸上美若仙界……
每一次演奏《高山》《流水》,这些走过的情形都会再次映入眼帘。如果说山的高度,让人胸襟广大、不畏艰难,那么水的流响,则给人洗心明目、清洗尘土。我愿在高山流水的琴声中,做一名奔走风尘的行路者!(张艳阳)

Write a Comment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